jiaotong狡童情書II

關於部落格
舊網頁的延續
  • 1605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柏林遊記 (1)

     














柏林的古蹟很多,城市經過仔細的規劃,舊房子多數保養完善,樓高三四層,樹木整齊,不遠處總會看到休憩公園、綠茵草地和長椅,樹影婆娑,道路平坦。六月的早晨,微寒風大,棉絮飄飄,我從32度濕悶的天氣,轉為134度的乾爽氣候,第一天有點不慣。


藝術和建築
      市內的博物館,公私營接近六十間,第一天我選擇了樂器博物館(Musical Instrument Museum),那裡收藏多部珍貴的十七世紀古鍵琴(Harpsichord)
,包括巴赫用過的古鍵琴。歐洲貴族的家裡,喜歡擺放裝飾華麗的樂器以示品味,這些樂器全部雕刻鍍金,有精美的繪畫,部份因戰亂流失,承傳至今已是不可多得的珍品。


1618 Antwerpen, Belgium











巴赫用過的古鍵琴, 1700














Broadwood and sons, 1816 London當時著名的鋼琴製造商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眾多古舊建築之中,我最喜歡柏林大教堂
(Berliner Dom),建成於1905年,原是普魯士國皇Emperor Wilhelm II(1888-1918)的私人教堂,屬於基督教路德宗。在晴朗的天空下,青銅色的圓頂閃爍著光輝,豎立的十字架金光照耀。歷盡戰爭的破壞,經過復修的教堂,挺立在河畔,依然是最美的景致。遊客必須懷著敬誠的心,來參觀莊嚴的建築。那裡容許拍照,但我認為無論是什麼角度的攝影,都無法從影像感受它的優美。我建議參加星期日的禮拜(他們提供英文傳譯),張開耳朵,去了解圓拱形的結構特點。當舉目向天,圓頂上的繪畫諸聖聚集,柔光透過玻璃窗散落祭壇,牧者吟唱拉丁文,聲音繚繞至天庭,然後會眾低頭詠嘆kyrie eleison(求主憐憫)。詩班站在balcony,歌聲如天使降落塵世,聲音產生的距離感,令人自覺渺小。教堂擁有德國最大的管風琴,共有7269支管,113個音栓,由Wilhelm Sauer製造,現在一般稱為Sauer Organ。管風琴善於表現多變的音效,可以模仿樂器的聲音。一般來說,傳統的詩歌沒有指定用那種音柱,司琴通常按照歌詞內容去決定聲音,所以掌握音柱的配搭並構成風格,是重要的學問,那天我欣賞到色彩斑斕的彈奏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 Museum Island 面積很大,最多遊人去Pergamon Museum,但我偏好宗教為題材的小型藝術品,首選Bode Museum。文藝復興時期,聖母抱嬰,及聖母與聖子差不多是指定題材,於是你會看到不同面貌體態的聖母,由少女的惶惑和天真,至母親的喜悅和哀傷盡現眼前。聖母以凡人之軀,奉為天上的母親,她是如此真實的活過,經歷人世間的悲喜。她被教會封為聖人,冠以「童貞女」之名,普天下只她一人是純潔無瑕,無原罪聖母是教徒必守的教條,如此引人入勝的題材,令她成為藝術家的Muse,靈感的來源。不論是木、銅或大理石雕刻等藝術創作,都栩栩如生地描繪聖母優雅沉靜的神態,正如聖經的描寫「一切默存在心中」。巧奪天工的手藝,連衣服的皺紋都生動地呈現,圓潤的肌肉好想觸摸一下。








(右起) Silvestro dell'Aquila(1405-1504), Madonna and Child on a Throne
Antonio Rossellion(1427/28-79), Virgin and Child before the Garland, Florence.
Winged Alter Piece Scenes from the Life of the Virgin and the Childhood of Christ, Brussel 1480
Pierre Puget(1620-1694), Assumption of virgin(1664-1665), Genua


 
     想了解德國的歷史,可以去歷史博物館(Deutsches Historisches Museum/German Historical Museum)。建築物分新舊兩部分,新館面積較小,以現代歷史為主題,由建築師大師貝聿銘設計。我當初看照片,覺得不怎麼樣,可是當我步上優雅的螺旋樓梯,卻看到一份流動的美感,全玻璃外牆和天頂,讓陽光灑滿室內,橫直窗框與螺旋樓梯的對比,竟如此簡潔有力。忽然想起香港中國銀行大廈,同樣出自貝聿銘的手筆,大廈外牆充滿力量的尖角,夜間燈光閃爍的三角線條,超越的時代感,令人難忘。












      舊館在旁側,展品數量很多,包含最早期至近代歷史,其中有兩組年份相約的展品我認為相當有趣,有趣的地方在於當天主教努力營造美麗和沉溺的塵世,新教則不斷撕破其面具,教會內外出現極大的落差。首先是描述聖母的母親Saint Anne(聖安妮,德文Anna Selbdritt)的木雕作品(1525),當中聖安妮、聖母瑪利亞和聖子耶誕三代同堂。現代的四福音沒有提到聖母的父母,其實關於聖母本人和耶穌幼時的事跡,福音書記載甚少,有一講法是後代找到族譜,並查考聖母的家族歷史;有說是偽經(基督教不承認)曾提及她的生平;另一講法是後來的教會為了讓聖母的故事更完整,而刻意添加情節。無論如何,這個三代同堂的題材自14世紀在德國及鄰近國家開始流行,無數藝術家以此為題材,例如達文西的一張名畫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aint Anne(1503),採取相同主題來表現三人的溫馨和諧。到了16世紀宗教改革,教會分裂為兩派,羅馬天主教和新教不斷對抗,以下的圖畫就是新教諷刺神職人員的貪婪腐敗及其墮落行為,並附原文。(Here the devil is squatting on a letter of indulgence and clasping a bishop’s staff and the indulgence cash box. In his mouth clergymen are sitting around a table, the road to purgatory takes place on his head.)















Pamphlet against the indulgence trade (1520)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 談到德國猶太人,真是一段血流成河的悲慘歷史。猶太博物館(Jewish Museum)跟其他博物館最大分別,就是參觀者透過空間的象徵意義去反省歷史。在那裡有一個空蕩蕩的展覽區域In the Memory Void,地上散落一萬件金屬人面,名為Fallen Leaves的裝置,每張面孔都是雙目空洞張開口的模樣,任由參觀者踩踏,來回步行,發出喀嚓聲,令人驚心動魄。這一組裝置由剛過世的以色列藝術家Menashe Kadishman(1932-2015)設計。整座建築物的外觀奇特,裡面三尖八角像迷宮。順便說說,設計這座博物館的建築物Daniel Libeskind在香港的代表作品,就是九龍塘達之路的邵逸夫創意媒體中心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 我以前聽過很多戰時防空洞的故事,在Berliner Unterwelten還是第一次體驗,地點在U-bahn Gesundbrunnen車站旁邊,如要參觀必須跟隨導遊進入(有德文和英文導賞團,但不准拍照)。二戰時期,柏林受到猛烈空襲,於是建造大規模的地下室,裡面包括希特勒和情婦EVA的私人密室,當年他們就在密室雙雙自殺。導遊分享很多有趣的故事,例如地下室的牆壁塗上化學物料,燈光熄滅了還可以提供一點光,靠牆站有足夠光度看報紙。當大批市民湧入地下室,又沒有足夠通風設施,如何知道裡面的氧氣是否有足夠呢?方法就是在三個不同高度放置蠟燭,地板上的蠟燭熄了,所有人要站起來,呼吸中層的空氣,如果中間的蠟燭熄了,所有人就要離開,若然最頂的蠟燭都熄了,就有缺氧危險。地下室的面積那麼大,如何傳遞消息呢?原來那裡有很多圓柱型管道,貫穿所有房間,可以將字條放入圓球,利用高壓將圓球送到目的地。試想像每天有那麼多秘密高速穿梭,職員忙碌地收發訊息,會是什麼情景? 那裡還有一部Enigma解碼器,記得電影Intimate Game的情節嗎?還有一些悲哀的故事,猶太人臨死前被送去毒氣室,要脫光衣服,然後衣服會送去清洗,再轉送給無家可歸者,當他們接收衣服,看到上面原物主的名字,可以對屠殺的事實假裝無知嗎?我記得去年香港大學美術館,曾經展出用頭髮編織的地毯,假若你已經凍僵,你會拒絕死人衣服和暖毯嗎?你會把尊嚴和羞恥拋諸腦後嗎?博物館還展出一篇新聞,關於九十年代舊東德地區,建築工人被戰時遺下的炸彈炸死,可知戰爭的遺害延續許多年。上述幾個博物館都記錄了德國人或猶太人的故事,有姓名、相片和一段簡介,原來當時人喜歡帶著小旅行箱避難,裡面放著個人證件和家庭照片,可能還有一本日記。一個炸彈下來,人死了只剩一點記錄,是不是很悲哀?還有棺木,乍看以為是嬰孩棺木,實情是物資緊絀,找到的遺體大部分是斷肢,只好用非常小的棺木。後來有說,木材不敷應用,不如放入膠袋算了。當時被徵召的男性,由十來歲未成年的少年到七十幾歲的老伯,還有許多無辜的苦工,死後連身份也沒法查到。
 
 

      在柏林附近有個古色古香的小鎮Potsdam,坐火車約30-40分鐘,那裡最出名的世界文化遺產Sanssouci Palace(1745-1747),中文譯做忘憂宮,是國皇Frederick the Great(1712-1786)在位時的宮殿。他為自己建造了偌大的皇家花園Sanssouci Park。從正門進入,眼前是寬闊的碎石路,左右一排排整齊的樹木,沿路佈置大理石刻,就像回到從前皇帝帶著大隊兵馬昂首而行的情景。宮殿參照十八世紀意大利洛可可(rococo)風格興建,Frederick大帝從巴黎搜羅昂貴的油畫和傢俱,每個房間都有不同主題的華麗佈置,帶著典型的奢華氣派和精緻考據的裝飾,門前種滿層階式的釀酒葡萄,更是賞心悅目。Frederick大帝喜歡音樂,會吹長笛、彈琴和作曲。他請了許多優秀的音樂家來演奏,包括巴赫J. S. Bach和兒子C. P. E. Bach。他比較喜歡C. P. E. Bach的新風格作品,這個時期音樂史上稱為empfindsamer stil,舊有巴洛克的嚴肅逐漸退去,來到古典時期的輕盈、愉快和典雅。














Music RoomSanssouci Palace,古鍵琴上面擺放皇帝用過的長笛。
 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Sanssouci Park部分建築物是Frederick William IV(1795-1861)時代興建的,最漂亮的Church of Peace,外型設計參考羅馬的Basilica of San Clemente,塑造中古時期的古樸,擁抱小湖和樹叢,格外寧靜。威廉國皇擁護新教,雖然教堂的外表和裝飾很像天主教,但其實是Protestant基督教(新教)。每逢星期二、五,下午一時半,提供半小時免費的管風琴演奏,然後演奏家會邀請觀眾,步上狹窄的螺旋木樓梯,去欣賞具百多年歷史的樂器。這部管風琴經過17次修整,現在是半電子,但內部仍保留木結構。事實上每部管風琴都有獨特的設計,能夠親身體驗,特別難得。
 
      在花園盡頭的New Palace,本來是遊人必到,不過這段時間正在維修,我認為不看也罷,進去看了很失望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 Potsdam近鐵路那邊比較多高樓, Sanssouci Park附近依然保留許多漂亮的老房子,走遠一點有湖泊,適合跑步和踏單車,市中心幾條街最熱鬧,餐廳商店琳瑯滿目。我想如果喜歡寧靜,又想生活便利,這裡是很理想的選擇。
 
       我在少年時代不喜歡歷史,所以只讀到中三程度的基礎,甚至認為過去幾千年的河沙數,朝代更替,於我有何關連!許多年後,開始了解到,不讀歷史就好像未開眼的嬰孩,如何去認識世界呢?於是我愛上博物館,乘著旅行的方便,盡量生吞活剝去吸收知識。我習慣把各種見聞,寫在小小的記事簿上,讓它成為我自己獨有的歷史。







在Potsdam見到英國古董車Morgan




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