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jiaotong狡童情書II
關於部落格
舊網頁的延續
  • 163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失落的人間情

 酒店經理GustavoLobby boy Zero本來地位懸殊,但Zero勤奮忠厚的個性,得到Gustavo賞識。當知道貴婦Madam D的死訊,兩人坐火車趕去她的堡壘。Gustavo深信以他和Madam D的特殊關係,遺產一定有他的份兒。到達邊界時,士兵截查身份文件(當時是二戰前夕)Zero驚惶不安,因為他是無國籍的難民,Gustavo保持一貫紳士態度,向不友善的士兵解釋:Zero幫他工作,也是他的朋友,請他們不要留難。此時剛巧有位長官經過,原來是Gustavo朋友的兒子,對方慷慨地伸出援手,發給Zero一張的通行證,讓兩人順利越過邊界。火車徐徐行駛,Gustavo滿有信心地告訴Zero,在黑暗的世界,還是存在人性的光輝。
 
後來Gustavo因為遺產問題,被誣告毒死Madam D,關進牢房。他以睿智解決各種麻煩事,竟得到這群江湖大哥的接納,一起策劃逃獄,他與Zero裡應外合,過程有驚無險。成功逃走了,他馬上打電話給一位酒店主管,請他接應,對方立即打電話給另位酒店主管,然後一個朋友通報另一個朋友,他們大概是相識於微,聽聞Gustavo的情況,都毫不猶疑去幫他安排逃亡路線。朋友駛車送他到火車站,還不忘送他一瓶香水---Gustavo愛美愛面子,即使逃亡也不能蓬頭垢面。
 
他們越過萬水千山,以為脫險了,就在火車駛到邊界,士兵查問身份時, Zero再次被懷疑,那時戰爭已經展開,情況緊張,Gustavo極力維護他,希望討個人情,士兵卻冷酷地撕毀他的通行證,最後Gustavo被射殺,Zero受毒打。
 
Gustavo死後,Zero承繼他的遺產和酒店。兩年後Zero的妻子患了感冒病,不幸去世,這種在現今標準一個星期就醫好的流行病,卻奪去她短暫而快樂的生命。
 
電影一開始是作者的自述,他說,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是真正的孤獨。世界變了,故人不在。酒店經歷滄桑,到處破落,已經無人多看它一眼。Zero的心仍懷念妻子的美好,他喜歡住工人房,是他永遠的快樂窩。他花費很多財力,跟共產政權交換條件,確保酒店在他有生之年不會被接收。
 
老人的背僵硬了,默默坐在酒店大堂。
「你想聽我的故事嗎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