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jiaotong狡童情書II
關於部落格
舊網頁的延續
  • 1635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日本之旅2016(2) 到京都看畫展





















 日本人對花是執迷的熱愛,從器皿、衣飾至庭園,芬芳幽雅的氣息,反映在每個生活層面。「京都文化博物館」的「江戶的植物畫」(Japanese Botanical Art in the 16th-19th Century)展覽,展出幾個世紀以來植物圖鑑和古籍,與及以花卉為題的名家真跡。

中國最早的藥用植物圖鑑在唐代七世紀已經存在,宋代出版的《經史証類大觀本草》(1108)為當時最具影響力的著作,這些書籍廣泛流傳到朝鮮和日本。至江戶時代,岩崎常正或岩崎灌圓(Iwasaki Tsunemasa, Iwasaki Kanen 1786-1842),日本植物學家同時也是德川幕府的武士,借鑑前人的研究,著手編纂植物圖集,名為《本草圖譜》,共92卷。畫家對植物長期觀察,他們的手繪不僅精細,更被視為優美的藝術作品。例如橘保國(Tachibana Yasukuni 1715-1792),他是狩野派畫家,活躍於江戶時代中期的大阪,他的著作《繪本野山草》共五册(1755),將各種植物分類,詳細紀錄其特性,每片葉紋都描畫細膩。




另一位同期的狩野派畫家鶴沢探索(Tsurusawa Tansaku 1729-1797),擅長屏風畫,他的「四季草花圖屏風」描繪各式花草繽紛盛放的美態,將居室變成賞花的長廊。當時的幕府,為了顯示雄偉的氣魄,需要大型壁畫、扇畫、屏風畫來裝飾華麗的府第,這些畫使用大量金箔烘托奢華,而狩野派濃艷綺麗的風格正好符合貴族的喜好。狩野派的名由,來自第一代畫師狩野正信(Kano Masanobu 1434-1530),他的風格與中國畫相近。由於得到幕府重用,其他流派的畫師亦開始模仿狩野派,漸漸成為主流風格,影響以後日本畫壇四個世紀。

大型屏風畫是時尚的家居裝飾,注重細節,每扇屏風之間的鉸鍊也是蝴蝶型,華貴恢弘,令人驚艷。

鶴沢探索「四季草花圖屏風」(江戶時代中期)
 
 

除了賞櫻,日本人很喜歡山茶花,日語為「椿」。山茶花顏色鮮艷,型態飽滿多瓣,有純白和不同濃淡的粉紅,色澤嬌嫩,是庭園常見的點綴。日本各地每年三四月均有賞椿的活動。《百椿圖卷》(1671)記錄了各品種和型態的山茶花。此外還有專門記錄菊花、蘭花、牡丹、芍藥等等的植物圖集,他們不僅鑽研品種習性,而且留下花朵可愛的美態,實在令人愛不釋手。

《百椿圖卷》(1671) 京都府立統合資料館藏

 

西洋文明進入日本以後,改變了過往的繪畫風格。宇田川榕菴(Udagawa Yoan 1798-1846)是江戶時代後期的蘭學者。「蘭學」,意指江戶時代經由荷蘭人傳入日本的學術,包括醫學、宗教、天文、地理、化學等技術,或稱為「洋學」。日本人從荷蘭人手上購買並翻譯許多書籍,因此在解除鎖國政策後,能夠成功進行現代化。(當時大量傳教士進入日本,為了阻止他們影響民風,實行鎖國政策,只允許外國人在特定範圍進行交貿。) 宇田川榕菴編繪的《寫生植物》(1825)採用西洋紙張和鉛筆,先畫好底稿,再塗顏色,線條紋理,非常清晰,有著明顯的西洋畫風格。這些植物標本繪圖,現在已經變成時尚的明信片、牆紙或參考設計圖。(註:阿蘭陀,日本漢字,即是Holland)

 

 



















與狩野派抗衡的圓山派,代表人物為圓山應擧(Maruyama Okyo 1733-1795),他以「應擧」為名,意謂希望自己的水平不輸於著名的中國宋朝畫家「錢舜舉」。圓山派的風格淡雅,描寫靜態景物為主,重視寫生和素描的基礎訓練,並學習西方繪畫的透視學,令畫面更有立體感。《寫生圖冊》記錄了他的畫畫練習,可以看到用墨的基調,筆畫的開端是濃墨,末端是淡墨,一個筆乾淨俐落的畫出濃淡。
畫稿旁邊寫上「薰風自南來,殿閣生微涼。」(唐代詩人柳公權詩句)

「六月買松風,人間恐無價。」(日本德翁良高禪師語)

讓人從花開花落之光景變化去思考人生。
 
展覽品由十二世紀到近代,畫家對植物的觀察,從他們研習花葉的肌理到賞花、惜花,無不揭示一種理性的學習和感性的心靈追求。

京都文化博物館正在進行的展覽還有幾個,「The Royal Botanic Gardens, Kew
English Garden」以英國花園為主題,玫瑰花迷不能錯過。「木下忠司影畫的音樂世界」專題,定時播放免費電影,我剛巧看了「悲歡歲月」(1957),雖然聽不懂日文,但電影在不同城市取景,可以看到六十年代的舊時風貌。另外還有常設展覽,介紹京都的歷史,剛過去的專題是近代京都,展出好些新舊對照的相片,值得花時間慢慢看。

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